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王振耀:做慈善要有一种宽容的精神

性情 时间:2018-08-05 编辑:新宝gg 浏览:
#x3000;#x3000;王振耀:做慈善要有一种宽容的精神#x3000;#x3000;言咏#x3000;#x3000;882#x3000;#x3000;2018-08-06#x3000;#x3000;153#x300

  王振耀:做慈善要有一种宽容的精神

  言咏

  882

  2018-08-06

  153

  言咏

  在慈善界,王振耀无疑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。他是中国公益起步的亲历者,是公益研究和普及的实践者,也是中国公益组织与国际接轨的推动者。

  他现在的身份是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、深圳国际公益学院院长。2010年,56岁的王振耀从民政部社会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任上辞职,赴任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,这是中国第一所公益研究院,由北师大和壹基金支持创建。五年之后的2015年,在其促成下,盖茨基金会等中外五家基金会发起建立深圳国际公益研究院,王振耀再任院长。

  在2010年之前的为官生涯里,王振耀的履历也可圈可点。他推动了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建立和应保尽保的实现。他参与过1998年的洪水救灾,推动建立了自然灾害四级应急响应体系及“一省对一县”对口援助制度。2008年,时任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司长的王振耀,曾与了汶川救灾一线工作。

  身兼两地院长、游走在国内外慈善领域最前沿的王振耀非常忙,“空中飞人”的生活是常态。但忙碌的工作节奏丝毫不影响他保持怡然的性情,王振耀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平和、亲切,面对采访者,他以缓慢的语速耐心、诚挚地回答所有的问题。

  这或许跟他一直浸淫在慈善领域有关。谈及对慈善的理解,王振耀反复强调的是平和、大爱、包容,要含有人道主义之光。这些品质也散发在他的言谈举止之中,形成一种人格上的魅力。

  《慈善法》是一个历史分水岭

  经济观察报:2008年被称为公益元年,这十年间,我们国家的公益环境有什么变化,有什么重要的历史节点?

  王振耀:首先,一个有形的、清晰的节点是2016年颁布实施的《慈善法》。这是一个历史分水岭,从这里我们才开始理解什么叫现代慈善。很多人认为它的意义可以和1993年的《公司法》并提。

  有了《慈善法》之后,大家就慢慢接受一个观念:依法行善,甚至可以说,依法治善。这是一个转折。过去我们说依法治国,想到的都是依法治理坏人,但依法治善是依据法律规范好人。

  这恰恰是新时代最重要的一个特点。我能随便行善吗?不能。行小善可以,但如果是捐几千万甚至几十亿,那就需要法律。行大善还需要运营,也需要法律。无论如何,我们现在有了框架。

  第二,中国人的慈善热情被极大激发。2008年以前,尤其是2005年以前,我们一年捐款不到100亿元。1998年水灾的时候我在民政部救灾司工作,我记得那一年捐款是70亿元,境内捐赠40亿、境外捐赠30亿,第一次境内超过境外。

  到了2008年,一年的捐赠超过1000亿。很多人认为慈善事业透支了,以后肯定没钱了,但没想到,一直到现在,每年都是上千亿的捐款。现在还有股权捐赠,运用现代工具做慈善。公众的行善行为也比十年前进步很多。像九九公益日这样的活动,从中你会看到大家参与的热情。很多慈善组织都觉得之前对我们民众的慈善热情评价低了。

  另外一个特点就是,我们现在的慈善越来越和国际接轨,国内制度的日益完善为这种接轨提供了可能。不像过去,没有注册、没有登记,非常不规范,我们的慈善组织很难走出去。现在的情形是,境外的进来了,我们也走出去了。这是一股新的潮流,是中国社会开放的重要一步。

  经济观察报:刚才你强调依法行善,这让人联想到最近热映的影片《我不是药神》,反映了行善和守法之间的矛盾。

  王振耀:这确实值得我们思考。一方面我觉得社会对善要有更多的支持,更多的宽容,这方面我们做得还远远不够。如果一个人在行善中犯了错甚至违了法,我们能不能处理得宽容一些?西方历史上有过这样的案例,一个年轻人扶了一个老人,但过程中老人摔倒了,引起纠纷,老人说是年轻人把他推倒的。法官怎么判?法官说,这个年轻人在扶老人,即便过程中真的把老人推倒了,我也不能判这个年轻人。如果我今天判了他,明天全国年轻人都不敢扶老人了。法律在处理这样一些行为时,要有一些特殊的标准,要从更广阔的角度来看问题。

  经济观察报:因为处理的结果会对后来者有示范意义。

  王振耀:对。如果我们简单地以法律为准绳去处理,那么,今天罚了年轻人钱,明天全国年轻人见老人躺地上都不敢去扶了。这样的话,整个国家的公共道德水平就下降了。所以,我特别希望我们对做慈善的人犯的错,对做慈善的人身上的缺点多一点宽容。

  我们现在还有些僵硬,似乎做慈善的人本身就得是一尘不染的,如果发现他有一点点自私行为,或者有一点点不周全,就说他是假的。但是,对于一个当下在行善的人,你把他以前犯过什么错都挖出来,会造成更大的问题。《悲惨世界》是西方很经典的著作,毫无疑问,冉阿尔是个恶人,但他后来行善了,成了马德兰的市长。即使他是一个恶人,我们也要开发他身上的善,更何况他还做了善事。对待善,我们要保持一些宽容,就像莫里哀主教对待冉阿尔一样。

  另一方面,行善的人也要注意,不要因为你行善了就高人一等。台湾慈济正严法师倡导“另外一种感恩”——感谢穷人给了我们机会做慈善。送出了物资、付出了汗水,最终还要感谢受助者,也包括感谢政府。做慈善的人应该有这样的原则:平和、大爱、包容。不要说“我救你了,你得感恩”。这是我们现在需要过的一关。

  经济观察报:现在我们很容易站到一个道德制高点上。

  王振耀:对。站在道德制高点上,似乎可以无法无天。这样我觉得不妥。我们做慈善的人,如果被误解了,笑一笑,没事的,时间长了大家就理解了。做慈善要有一种宽容的精神。

  经济观察报:最近接连曝光出公益人在做公益活动时有性侵行为,你怎么看待?

  王振耀:发生这样的事情很不好。大家对公益行业有比较高的道德要求,起码是职业道德要求。做公益本来是解决各类社会问题的,比如说性侵,公益界本来是站在前面反对的,但公益人自己发生了这类事,非常不应该。

  公益界应该制定出一些具体的职业规范,很多发达国家包括香港地区,都有一些很具体的职业规范,这值得我们反思。发达国家防止性侵还有道德委员会一类的组织并制定了具体标准,执行起来比较严格,英特尔总裁科再奇上个月就是因为与员工的不当关系而辞职。

  总之,对这些问题大家要有一个比较严肃的认识。在全社会都在净化社会空气的时候,公益界应该走在前面。

  “做慈善要从狭隘的对与错中走出来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