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爱到极致,行到极端

探险 时间:2018-08-04 编辑:新宝gg 浏览:
爱到极致,行到极端

爱到极致,行到极端

  2014年情人节,张昕宇、梁红抵达南极长城站,举行了网络直播婚礼。

爱到极致,行到极端

  张昕宇、梁红在切尔诺贝利纪念碑。

爱到极致,行到极端

  “侣行”夫妇探访卢旺达山地黑猩猩。

   本报记者 师文静
  行走地球上近200个国家,寻访恐怖之都索马里,逼近核辐射鬼城切尔诺贝利,挑战亚马孙食人鱼,穿越罗布泊,北极求婚,南极结婚……自驾飞机跨越五大洲、三大洋、航程8万公里,实现中国人首次五大洲环球飞行……一一做完这些事情,是环球旅行家张昕宇、梁红的“十年之约”。如今,十年过去了,这些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冒险与探索,对他们来说已成往事。他们新出了一本书,记录了十年间的经历,书名就叫《侣行》。“侣行”夫妇说,走在路上,遇见不一样的人和事,用同理心去解读这一切,如实地呈现出来,传播出去,更多人的关心将改变一些事情。

  北极求婚,南极结婚
  张昕宇说,他和妻子梁红的十年探险式“侣行”已结束,接下来是“我们的侣行”,张昕宇要带着探险爱好者、科学家登陆北极,做科考探索工作。“2018年,是我和梁红十年之约的最后一年,也是一个重要时间节点。回想过去十年旅行,有些探索的记忆已模糊,有些现在想来仍然心有余悸。”
  从部队退伍后,张昕宇和梁红从事过很多行业,短短几年就千万身家。本来可以在珠宝首饰、机械工程生意上成就“数亿身家”的他们,却因参加2008年汶川地震救援工作,整个人生彻底发生转变。在地震灾区亲手救出的遇难者和幸存者痛苦的表情,都强烈地冲击着张昕宇和梁红的内心。见过太多生生死死,回来后,张昕宇得了严重的抑郁症,他开始思考人生。“赚再多钱,也成不了比尔·盖茨,我们做一个转变吧,先不做生意了,做一下自己吧。”
  从小在北京与张昕宇一起长大的梁红,是他人生最好的搭档和战友,梁红说,张昕宇的提议让她也开始思考:“现在许多人都急于成功,想证明自己有能力在社会上生存。但经历一些巨大的事情之后,你会发现物质重要,但不是那么重要。”随后,他们决定环游地球,真正地“探索”世界,直面自己,找回生命的价值。张昕宇与梁红定下“十年之约”,用五年做旅行的准备,五年在路上。在做准备的期间,两人考取直升机、帆船、滑翔、潜水等20多个专业证件,学习天文地理、人文历史等各种知识。
  终于,2012年,真正的“侣行”探险开始了。第一条陆上出行线路是索马里-北极奥伊米亚康-“鬼城”切尔诺贝利-马鲁姆火山。这是一场杂糅着人生惊喜与人类痛苦的探险旅行。
  这趟旅行中,张昕宇、梁红想一边探险,一边完成自己的梦想。当年1月30日,在深入索马里亲眼目睹那里的危险后,两人成功在被称为“地球寒极”的奥伊米亚康露营。来“地球寒极”张昕宇有一个重要目的,那就是在这里向已携手17年的女友梁红求婚。当在零下72℃的冰天雪地,张昕宇拿出戒指跪下时,梁红又惊又喜,热泪盈眶地答应了他的求婚。面对泪光闪闪的梁红,张昕宇承诺,他要在地球另一端的南极,送给梁红一个童话般的极地婚礼。而这一切,皆源于在张昕宇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里,他对不离不弃陪伴他的梁红的一个许诺:“北极求婚,南极结婚”。
  南极结婚则是在第二次旅行中完成。2013年张昕宇、梁红驾驶着180万欧元购买的“北京号”帆船,与几个队友开始环游世界,由阿拉斯加沿美洲大陆西海岸南下,最终登上南极。这一路他们探秘玛雅密林深处的圣井,欣赏圣地亚哥的风景,挑战亚马孙食人鱼,在马达加斯加与孤猴共舞。最后在南极完成结婚仪式。
  经过了234个日夜,近2万海里的艰苦航行,2014年情人节,他们抵达南极长城站。在世界的尽头,冰川之上,天地为媒,他们举行了网络直播婚礼,在网友、家人和企鹅的见证下,两人开始“携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幸福生活。这场婚礼也得到不少国家政要的关注,德国总理默克尔从经典文学作品《小王子》里选取一段话送上祝福:“爱情不是终日彼此的对视,爱情是共同瞭望远方,相伴旅行。”
  这两次充满惊险、刺激与惊喜的旅程,张昕宇与队员进行了全程拍摄,最终制作成综艺真人秀《侣行》在网上播出,点击率迅速破一亿点。在节目中,观众认识了他俩,也见证了他们的爱情,夫妻的情深感动了很多人。梁红说,“我们俩的关系能走到今天,跟我们共同经历过很多事情有很大关系。我们两人都是吃过苦、受过累的人。”张昕宇则说,他从小到大的人生,离不开梁红的支持,“她影响我太多了。我们俩共同形成了世界观、人生观,共同为了梦想放弃了所有。没有她,我坚持不下来。”
武装到牙齿,穿越战火中东
  然而南极不是终点。2015年张昕宇、梁红的第三次出行,是一个让很多人惊讶与叹服的线路:穿越中东,重走丝路。这一次的团队一共八个人,张、梁之外的六人都是年轻的新手,毫无经验,而线路则是穿越罗布泊-跨越帕米尔高原-飞渡巴基斯坦堰塞湖-探访战地喀布尔-点亮巴米扬大佛-解密伊拉克拆弹部队-扫描乌尔古城-深入辛贾尔难民营-越境叙利亚-穿越烽火利比亚。
  很多网友说,这是一条“不怕死”的线路,一行人随时可能消失在罗布泊的沙尘暴中,走在战区阿富汗、伊拉克也可能随时遭遇枪击和炮弹。但这是“纯爷们”张昕宇做了多年准备的一条线路。张昕宇说,“什么是纯爷们?牙掉了咽到肚子里,胳膊断了推到袖子里。我每次都会把所有的危险算计到。每次出行前,我的心完全是恐怖的。身赴险途,不能只凭爱和勇气,要做好全部准备,把危险降到最低。”
  就像航海之前,张昕宇已掌握帆船上几万个零部件的安装与卸载一样,这次穿越中东,张昕宇改装了两辆越野车,进可当坦克,退可做堡垒。“提高了汽车底盘,加装了油箱,换成钛合金前杠,配置了防撞角,全部换成防弹玻璃,还装了6只高度探照灯,准备了重达5吨的生活用品和各种设备,才开始从北京出发。”而梁红说,她的“老张”看似特别大男子、领导力特别强,其实非常细致。“他能从很多细微的事情上考虑,团队成员的心理状态、身体状态,判断当下遇到的局势,事无巨细,都是老张需要关心的。”
  然而,前路茫茫,等待他们的是烽火硝烟、人世间的惨剧,甚至是点亮巴米扬大佛后被塔利班通缉、每颗人头5万美金的死亡悬赏。那些张昕宇在当地雇来的荷枪实弹的保安队、防弹车,都在诉说着旅途的凶险。但在张昕宇的节目中,观众也看到了更多战地上人性的亮光和向往光明的巨大能量。每到一个战火纷飞的国家,张昕宇总是想办法在当地保安队的保护下,走进当地市场和居民家中,呈现他们真实的生活状态。比如,他去采访阿富汗勇敢的女导演,聆听不惜一切代价让孩子读书的母亲的诉说,还跑到医院看望被炸弹炸伤的几个月大的婴儿,他们给战地的孩子们送去足球,让他们有了快乐的理由……
  张昕宇说,这是他们最为压抑的一次行程,“到了战场,才发现,这种切肤之痛,不是我们通过影视作品、战地新闻画面,或一些朋友圈文章能体会到的。我们在路上,看见了别人的生活,我们总是试图去为他们做点什么,让他们生活能好一点。”张昕宇说,他曾经不认可“关注就是帮助”这一观点,但是现在信了,人类的目光是有温度的,能让更多人关心战地,可能真的能改变一些事情。
从土豪到“土”,一路生死相随
  在环球航行、穿越战地之后,网友们善意地调侃他们“这么能,怎么不上天呢”?果然,张昕宇和梁红又购买了一架国产飞机,于2017年1月开启了全球飞行。这一次的线路是,驾驶飞机从哈尔滨出发,穿过白令海,落脚北美、南美,抵达南极,随后穿越非洲、亚洲,最终返回中国,航线两次跨越赤道,两次跨越西风带,航程8万公里,在人类的环球飞行史上,还没有人这么做过,而这也是中国制造飞机的首次环球飞行。
  张昕宇驾驶的这架运-12飞机已服役33年,没有自动驾驶仪,而需依靠手动驾驶——这意味着在总计53站、超400小时的飞行中,他必须时刻保持专注,并与疲劳、强风、云层、雷电和任何可能出现的机械故障对抗。这趟旅行,真是惊险无比。当然,这趟旅行也不是点到为止,而是走下飞机,走到当地生活中,进行深度探访。他们直击非洲血钻现场,实拍热带雨林猴子,还探访了女子扫雷队、缉毒队工作等。在旅行历经关注自我、关注人类后,这次环球飞行更加全方位地关注人与自然,人与社会。
  很多网友关注“侣行”,最想知道的,一是旅行经费,二是旅行中如何找到当地受访者,拍摄更多抓人的内容。梁红说,他们不是什么“富二代”,所有的费用都是两人一点一点挣下来的。当初在做旅行计划时,两人把公司所有的资产盘算了一遍,先缩减人员规模,卖掉该卖的,再和公司经理定了一个运营计划,从中抽身而出。  “侣行”数年,张昕宇和梁红常这样自嘲:“别人都说我们是土豪,这几年走下来,或许只剩‘土’,没有‘豪’了。”
  至于到了当地如何找到有故事的采访对象,张昕宇说,他们每到一处,除了像保护濒危动物大猩猩、三维建筑扫描乌尔古城等会提前做一些准备,受访者基本都是到了当地才寻找的。比如在战地,很多人希望自己的故事被聆听,被全世界知道,在张昕宇、梁红的走访过程中,本地人会介绍更多本地人,震撼人心的故事都是这样来的。
  张昕宇说,这种生活就是他改变后的选择,并且乐在其中,当然其中伴随着巨大的压力和恐惧,是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体验。“怎么说呢?无论是‘侣行’还是挑战,都会让人上瘾。我从一个充满活力和铜臭味的商人,变成了一个旅行者,几乎走遍全世界,走了将近200个国家,听了上千个故事,在世界各地有了各种各样的朋友。生活从那天开始改变了。走在路上的时候,我们发现山已不是山了,然后发现我们什么也挑战不了,唯一能挑战的就是我们自己。”
  回望这一路的旅行,张昕宇曾感染霍乱,浑身皮肤都变形;梁红曾经在全球航行的帆船上累到休克,面对几百天的航行,张昕宇曾数次精神崩溃、失声痛哭;在全球飞行的飞机上,他们也经历各种惊心动魄,但这就是“侣行”的意义,生死相随,不离不弃。
  “当你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,当你的见识越来越多时,你会发现其实人的命运是共通的,当你在面对巨大的历史事件时,作为个体的存在,是非常非常渺小的。”梁红说。  


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天宏娱乐注册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