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一线|《法医秦明2》遭编剧讨薪 制片人:恶意造谣将追责

内地港台 时间:2018-07-30 编辑:新宝gg 浏览:
一线|《法医秦明2》遭编剧讨薪 制片人:恶意造谣将追责

正在某视频网站热播的《法医秦明2清道夫》最近陷入了纠纷。7月28日,名为张灿灿的编剧透过《网络大电影》讨薪,称自己作为《法医秦明2清道夫》的编剧之一,不仅被恶意拖欠稿费、索要回扣,连编剧署名都被霸占,并表示被侵权是不止自己一人,而是一群。讨薪文发布不久,博集天卷的制片人郭琳媛迅速在朋友圈发长文反击,并告诉腾讯《一线》称,将会公开发律师函给张灿灿、并保留对张灿灿的诉讼权利,“毕竟她这些不实言论对我和博集都造成了很大负面影响。”

张灿灿:被恶意拖欠稿费、索回扣 连署名都被霸占

一线|《法医秦明2》遭编剧讨薪 制片人:恶意造谣将追责

张灿灿透过媒体大号登陈述文

在张灿灿陈述的文章中,她称自己是一名入行四年的职业编剧,去年参与了《法医秦明2》的剧本创作,但如今该剧已上线一段时间,尚未拿到应有报酬,包括署名权也被影视公司内部员工霸占。她表示,自己原意私下解决,曾委托上海天闻世代律师事务所于2018年6月14日向《法医2》的制作公司“博集天卷”发出律师函,但此时事依然未得到解决,无奈之下,只能实名叙述事件全过程,希望以此能得到赢得的稿费和署名权。

据张灿灿回忆,2017年5月,自己受到博集天卷的制片人郭琳媛邀请,参与剧本创作,双方约定稿费和署名权,“我必须根据郭琳媛提供的分集大纲创作剧本,确认剧本过稿后,公司才会分配下一集任务。”签约后,张灿灿认为郭琳媛提供的分集内容“有大量水戏、逻辑漏洞”,曾带病连续通宵熬夜重做“地室电梯井悬女案”,设计出完整案件推理逻辑,完成剧本。开机前,一人写了五集剧本,前后修改重写70多稿,“播出后每集的顺序是打乱的,但剧本中大量的情节点在成片中有呈现。”

张灿灿还表示,当时的创作环境很艰苦,剧本会经常不给编剧订餐、8月高温不给开空调、没椅子只能站着从上午开会开到凌晨12点,因此还患上了颈椎病、高烧不退,不过仍带病熬夜写剧本,“非常珍惜自己的工作机会,不惜牺牲自己的健康也要拼命把工作做好。”

稿酬方面,2017年6月20日、7月14日、9月5日,财务曾分别支付了第五集、第六集、第七集报酬,并又分配给张灿灿两集任务,不过在九月底十月初临开机,却得到“不仅拿不到最后两集报酬,还要把稿费返给郭琳媛作为回扣。否则署名将会给公司内部员工。”

她称,该剧播出时,“博集天卷负责督促编剧交稿的员工张曼璐变成了署名编剧。郭琳媛由制片人的身份变成了总编剧。”她还发现,并不是自己一人被欺负,与她同期参与创作过的一群编剧中,也有人没有署名;她还指出,部分署名留给了博集天卷的在职员工以及关系户,三个被署名的编剧,在近一年的创作时间段内,从未参与过创作、未参加过编剧会议。

谈到编剧合同的问题,张灿灿说, 郭琳媛通过扣押编剧合同来控制编剧,所有编剧的签约合同、解约合同一旦在财务盖章后,都会被被郭琳媛扣押,以各种理由不给编剧。没有合同在手,所以没有编辑敢维权。很多同行因为担心没活接、被欺负了也不敢吭声,但张灿灿觉得,这会不断拉低自己的底线,所以她才坚决说出背后真相:“制作公司博集天卷《法医2》负责人郭琳媛,拖欠稿费、侵占编剧署名、扣押编剧合同。”

对此,一位匿名爆料人则向腾讯《一线》透露,《法医项目》第一季与编剧合作期间,多位成熟编辑对制作团队有所不满,到了第二季便不再合作,只能换上新编剧加入,“他们(指新编剧)也指着一部大IP攒知名度呢?”

一线|《法医秦明2》遭编剧讨薪 制片人:恶意造谣将追责

匿名爆料人

一线|《法医秦明2》遭编剧讨薪 制片人:恶意造谣将追责

对话截图

博集天卷制片人郭琳媛:没收回扣没坑署名 张灿灿蹭热点自我炒作

一线|《法医秦明2》遭编剧讨薪 制片人:恶意造谣将追责

一线|《法医秦明2》遭编剧讨薪 制片人:恶意造谣将追责

郭琳媛回应

张灿灿陈述文发布不久,天宏娱乐登录,博集天卷制片人郭琳媛迅速在朋友圈发长文予以反击,她指出张灿灿是蹭热点炒作自己,“不理她就好了,但原来不是所有的退一步都有海阔天空的。”并表态称,“对于这篇文章中对博集天卷和我本人的诋毁,我们的律师会追究张灿灿的法律责任,以及保留对发稿平台‘网络大电影’法律责任的追究。”

郭琳媛表示,自己与张灿灿之间所有行为,完全按照合同执行,虽然张灿灿的剧本公司并未采用,仍按合同支付稿酬,《法医秦明》两季项目,所有参与的编剧均按合同给予署名权及稿酬。对于张灿灿指的“受到博集天卷的制片人郭琳媛邀请,参与剧本创作”,郭琳媛表示,当时张灿灿是由公司制片毕晓彤推荐进组,此前从未写过悬疑类剧本,能力较弱,但因为对方很有诚意来学习,就决定让她进组试试。筹备期内多位主创对张灿灿的剧本不满意,多次沟通修改仍达不到要求的情况下,决定按合同解约,并支付对方已交但己方并未使用的剧本稿酬,“我的想法很简单,没功劳也有苦劳。”

对于张灿灿提到的被要求返还片酬作为回扣一事,郭琳媛说,这是她不得不对张灿灿诉诸法律的原因之一,她对于制片人收编剧回扣一事最为不齿,“我本人的职业生涯中,从未提出以及收取过任何回扣。”并表示,下属曾向自己提起,张灿灿主动要回扣,希望进组后多几集剧本可写。“张灿灿一集一万左右的剧本费,哪个制片方穷疯了还要要她的回扣吗?我连她没完成工作部分的钱都给她了,回扣是什么?”

张灿灿称选题会环境艰苦,不订餐、不开空调,对此郭琳媛表示,对方在剧组期间,每天以空调太冷为由借制片衣服穿、穿完还扔地上;至于剧组不订餐,则称导演、其他编剧与剧组人员都在“怎么只有张灿灿没饭吃,她忘记她早上甚至连导演的面包都毫不客气的抢着吃吗?”

对于“为一群编剧讨薪”的说法,郭琳媛说,“这个一群是说跟我们项目有关吗?还是跟我们无关,故意在这里夸大其词博同情?”最后郭琳媛表示愤慨,“张灿灿不仅造谣和诋毁我个人及博集,还恶意中伤来探班我的平台以及圈内的众多好友,说他们也是假惺惺的。不知道这个姑娘是如何成长的,内心如此阴暗?”